栏目导航
不满二十就当上二掌柜
浏览:84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话说刚才到文定铺子里卖画的谢时臣,自打到汉口来,便居住在离此不远的“朋来客栈”,这客栈在汉口只能算得上是一间中等类型的客栈。自谢时臣住进来后,掌柜、小二都是公子前、公子后的,那时谢时臣的财物也还在,打赏了不少银两。不过自从他钱包掉了后,店里的众人便完全是另一副面孔,三天两头来催房钱,还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几句。怀里揣着银票的谢时臣刚跨进客栈,一个小二便凑过来讥笑道:“哟,这不是那住白店吃白食的客人吗?怎么,您的画当出去了,呵呵!”旁边的同伴也乘机说道:“你没听说呀!人家谢公子武太当里二十两银子不要,偏要跑到荣贵当当十两,呵呵!”一旁招呼其他客人的客栈掌柜,走过来训斥自己的伙计道:“去,那么多客人不招呼去,跑这说闲话。”等那两个嬉皮笑脸的玩意离开了,掌柜望着眼前的谢时臣,又好气又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我说谢公子呀!不是我这买卖人不讲情面,我也知道出门在外,谁没有个三灾六劫的。可是你也要体谅我这个小本生意呀!既然人家肯出二十两白花花的银子买你的画,你就大大方方卖给人家嘛!干嘛要死拽着不松手,好了,到了别的地方就只剩下十两了。”谢时臣诧异的问道:“适才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?”旁边的伙计插嘴道:“那可不,都是左邻右舍的,再说那两家都拿来当笑话说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一幅画二十两银子还不肯,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。”客栈里吃饭的客人、打杂的伙计都爆笑了起来,掌柜也是如此,但他还是诚恳的对谢时臣说道:“谢公子,就算你的画确实不错,现在也没什么名气不是吗?听我老头一句劝,还是拿回武太当,我帮着跟蔡老板说两句软话,还是二十两当给他算了。”谢时臣听闻掌柜的建议,轻轻的笑了笑。掌柜看他没有丝毫意动的意思,略带些生气的语调说道:“谢公子,我这可全是为你着想,你留着那幅画也不能当饭吃,再说你欠我几日的房租饭钱也……”谢时臣举起手掌示意掌柜无须多言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柜台上,对掌柜说道:“差你的银子都在这了,只有多的,没有少的。”掌柜拿过台上的银票,有些不敢相信,不过这是“茂源”银号五十两的银票,童叟无欺,随兑随汇,不由得他不接受这事实。他呆楞了半天,厅上的众人看着他迟疑的表情也不明所以,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,掌柜尴尬的笑了几声,问道:“您这是遇上相熟之人借的,还是找到荷包了?”众人也有这种想法,他们情愿相信是奇迹发生了。但谢时臣却没有让他们如愿的回答道:“哪呀!就是你们口中的那幅画,我拿到源生当去卖了,他们付了我五百两银子。”看到这些人闻言后都是惊诧的表情,谢时臣心里特别的受用,也不等他们回过神来,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等人们醒过神来,整间大厅就像炸开锅一般,人们开始将这件趣事热烈的讨论起来。“什么呀!一幅画就值五百两银子呀?”“不会吧!没听说过这人的名字啊?”“是呀是呀!不是说前两家当铺都只给十两,二十两的吗?怎么这家会有五百两这么多呀?”“肯定是有什么奥妙在其中。”“嗯!一定是这般。”酒店、客栈本就是三教九流汇聚的地方,这件事也确实如他们所说有些蹊跷,有些好事之徒纷纷急不可耐的出门争相告之。还没到一会的工夫,这件悬案变成闹市里人人讨论的话题,有的觉得是源生当看走了眼,有的猜谢时臣确有实才,可笑的是更有甚者猜是画卷中还有另一幅名画,让文定他们出价五百两。人们就是如此,在猜测交谈中充满想像力,事后却时常让人忍俊不住。而这讨论中心的三方主角,谢时臣在一雪前耻后,回房舒舒服服的沐浴更衣,一扫多日来的晦气。文定在向自己新拜的师傅交代,新铺开张以来的进展。唯一没有闲着的是那两家当铺的谢老板与蔡老板,他们在听闻此事后大肆反驳源生当哗众取宠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所作之画,竟然给这么高的价钱,无非是想引起众人的注意,搅乱市场正常的运作。一时之间又是谣言四起,皆说这源生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※※※这事传到同样是文定竞争对手的时瑞当那里,让孙夫人与罗掌柜也是吃惊不小。二掌柜许逞志幸灾乐祸的对他们二位说道:“我还以为这个小子能有多大的能耐,不满二十就当上二掌柜,我看也不外如是嘛!好吧!这会栽了个大跟头,看他怎么收场。”说着大笑起来。可三掌柜朱守庸却没有随之附和,反而若有所思的闷想着。罗掌柜也没有许逞志那么乐观,他没去理会兴奋中的许逞志,而是向朱守庸询问道:“守庸,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呀?”朱守庸望着大掌柜直视过来的眼神,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我也没什么肯定的想法,不过那天见到的那个年轻人,从他的言谈,我觉得他不是那种很浮躁之人。”罗掌柜微笑的点点头,而许逞志却不赞同的说道:“守庸,你未免也将那个娃娃想的太厉害了,就算他有些本事,但毕竟岁数有限,难不成那两家的掌柜们都是瞎子,就他一人看出花来吗?”孙夫人制止他道:“唉!守庸的话也有些道理,明明是一个无名之人,一幅未曾听闻的山水画他为什么会付出五百两的高价呢?”许逞志虽也觉得没理,但本身的自负又让他顽辩道:“或许是他真的像别人说的想哗众取宠吧!要不就是他脑壳里灌水了。”孙夫人笑道:“要是那样就好了,我们也就不用担心了。”罗掌柜安慰他们道:“还好我们没有掺合进去,让他们两边斗去,总有一边失利,我们嘛则隔岸观火。”厅里的诸人皆露出了认同的笑容。※※※夕阳快要西下的时候,文定刚为刘老介绍完开业以来发生的诸事,特别是讲述了附近几家同行对于自家新铺开张后有哪些表示。刘老听完后赞扬他道:“不错,文定你观察的很仔细,那些靠小手腕的是没多大成就的,值得注意的正是那家时瑞当,看来这些日子你还是学到很多呀!呵呵!”文定拜谢道:“多亏您、东家和铺子里的前辈给我的指点。”这时小瑞走进来,说道:“朝奉、柳掌柜,船行的燕老板来了。”刚说完燕行舟就进来了,他发现了刘选福也在座,惊奇的询问道:“老小子,你也在这呀!好!好!快把事情的原由与我说说。”刘老挥手示意小瑞退下后,反问道:“我今日方来到汉口,你燕大船主有什么事是需要问我的呀?”燕行舟仿佛瞅着怪物般望着他,说道:“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,你还问我什么事?不就是你们源生当用五百两收了一个叫谢时臣书生的一幅新画,那画在左右的荣贵当、武太当只出价十两、二十两,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你们却出五百两。外面都猜疯了, 线上最大真人赌城到底有这事吗?”刘老了然的笑道:“是此事呀!你堂堂燕船主还会关心这种小事呀!”燕船主露出了笑脸, 真人视频赌博游戏网站说道:“是我们几个老家伙在茶楼谈生意时, 真人斗地主免费下载听见底下传的神乎其神的,便也禁不住的打了个赌,是什么原因,我自告奋勇来探探究竟。文定,这事是你出的主意吧?”燕行舟看到文定含笑着摇了摇头,便又将目光转向了刘老,惊道:“是你的决定呀!那我非要看看那幅画到底如何。”刘老并不立即答应,而是继续问道:“不忙,先说说你们的赌注是什么呢?你又是赌哪一方呢?”燕船主笑道:“我自然是相信文定的了,也没赌什么,只不过是将‘思雨楼’包一夜,吃一顿血燕席而已。”看来他们原来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碰到了燕船主,连一贯严肃的刘老也开玩笑的说道:“好嘛!你们这一顿至少过千两了。文定,看来不给他看他会睡不着觉的,拿给他吧!”燕船主接过文定手中的溪山秋晚图,仔细查看后也不禁露出欣赏的神色,他双眼炯炯的望着刘老一言不发,双手却将画卷握的很紧,然后一只手打出一个“八”的手势。刘老摇了摇头,一只手还拿起了茶杯。燕船主咬咬牙说道:“怕了你了,一千两不二价。”刘老露出了笑脸,对一旁的文定说道:“给燕老板开契约,一千两我们将画卖给他了,呵呵!”燕行舟满意的将溪山秋晚图带走了。※※※燕船主携带着画来到众人等待的茶楼,将画展现给众人看,还讲明是在刘选福刘大朝奉的认同下收的此画,甚至将自己购画的契约给众人传看,众人皆呼输的冤枉。※※※谢时臣的名字经过此次因为他而引起的战争,变的家喻户晓,立时有许多的富贵之家,不惜重金而来,只求一幅他的字画。虽然事情后来的发展他丝毫不知,但突如其来的好运让原本只望着凑到路资便返程的他,又有了留下来的理由。原本落魄至客栈的伙计也瞧不起的书生,转身变成了四方士绅名流趋之若鹜的座上宾。前一刻还是嬉骂嘲弄的角色,后一时却成了阿谀奉承的主,世事无常,不得不徒使人为之感叹呀!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经过此役后,文定与一班伙计们便彻底告别了那让人闲的发闷的松散生活。通过这件事,源生当这个百年字号在汉口这块新生的土地上,又一次用行动给当地的百姓官绅提示了自己百年的优势,诠释了自己服务的宗旨。汉口居民们显然也意识到它传递过来的信息,从那件事后,每天文定他们都是忙的焦头烂额,迎来送往的一直要持续到打烊后。不过相较起那一段清闲的日子,伙计们更是喜欢如今劳碌的日子,虽然累但是却觉得有意义、觉得充实。更重要的是,月底东家发的工钱也会随之上扬,再苦再累也是有收获的。今天又是如此,到酉时才送走最后一位客人,文定松了松酸痛的双臂,不单是臂膀,连眼睛也是略有发胀。伙计们收拾完铺子一天下来的杂乱,都用眼神期盼的看著文定。看着他们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欲言又止的,文定顺从民意的说道: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!老郭,领着他们把铺门关好。”说完他收拾起柜台上的帐簿。伙计们一扫刚才的疲态,澳门博彩游戏网站平台抄起木板便开始锁门,一旁的顾正声嬉笑道:“平时干活没见你们这么积极,一说到打烊比谁都有干劲。”阮三等新伙计也与这个风趣的护院处的熟识了,跟小瑞他们一样和他是口无遮拦的,听闻他的戏弄便回击道:“顾护院,我们哪有你那么清闲呀!我们呀就是天生的劳碌命,谁像你成天左逛右晃的,还时不时有人拿好吃好喝的来慰问。”如此调侃引发了众人的笑声。顾正声用手轻拍他的头说道:“好呀!小子成天就看我不顺眼呀!”阮三逃到远处嬉皮笑脸的回道:“哪敢,哪敢呀!只是羡慕你呀!”正声也拿这泼猴似的家伙没辙,放弃的走到文定跟前诉苦道:“你也不管管这些人,越来越不把我这个护院放在眼里了。”文定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可他们说的都是实情呀!难道要他们都熟视无睹吗?”正声惊呼道:“完了,完了,连文定也投到那边去了,我真是有怨无处诉了。”只见他露出一脸的小媳妇样,仿佛是受尽了委屈,又引发了伙计们一阵笑声。笑归笑可是他们手上却丝毫没有停歇,一下子就将门板竖的七七八八了。眼看就要大功告成,门外传来了一个男声道:“哟,怎么都关门了?”老郭忙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您要是有事,明天请早吧!”那人却并没有离开,反而走进了铺子,正声正要将其拦下。文定看清了来人的面容,走下台说道:“是谢公子呀!幸会,幸会。”来人正是谢时臣,他对文定举手说道:“柳老弟,今日我可是特意来请你的。”文定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柳某无功不受禄,谢公子何必如此破费?”谢时臣解说道:“柳老弟解救某于危难之间,何谓无功之有呀?”文定知道他所说是指买画之事,自嘲道:“实在是惭愧,那天在下也是有失察之罪,促成谢公子卖画之事的,该是我们铺子里的朝奉刘老,在下无过亦算侥幸,何谈有功哉?”谢时臣并不以为然,说道:“柳老弟这就不对了,不瞒柳老弟,当时在下确已是末路穷途,全仗柳老弟的不弃才能度过此劫。其实以在下所处的地位,自知柳老弟所报之数已是抬举了。况且你与那些势利的小人不同,柳老弟确为我谢某的知音之人,谢某请友人饮酒清谈,不算过分之举吧?”文定听闻他将自己引为知音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谢公子太抬举在下了,某只是一介商贾,不敢担此高名。”站在一边的顾正声听了半天后,再也忍不住了,说道:“文定,你总是喜欢菲薄自己,谢公子和你意气相投想饮酒叙友,你也是推三阻四的,扭捏的不像个男儿。”谢时臣对这个伟岸的武生也是不由得多看了两眼,文定忙介绍道:“这是本铺的护院武师顾正声。”谢时臣点头道:“顾师傅是一身的豪气呀!”正声也回称道:“客气,客气。这几日来尽是听闻谢公子的画是如何如何,人品是如何如何,今日一见,确实不同凡响呀!”谢时臣也是有点欣赏正声的气魄,再次相邀道:“不如顾兄与我及柳老弟一同去把酒言欢如何?”正声闻言,也是欣喜的点头。二人将目光都集中到文定那,文定无可奈何的答应道:“我如再有推搪,便显得有些扭捏了。好吧!一同前往吧!”在他嘱咐伙计们两句后,三人相偕而去。文定与正声随着谢时臣信步走在街头,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的,特别是谢时臣与正声,两人都是健谈之人,虽是初次相见,但是一点生疏感也没有。一个是游历于山水,醉心于风土民情的墨客;一个是曾四处漫游,见多识广的豪侠,异样的角色却有着许多相同的癖好。边聊边觉得趣味相投,越聊越后悔相逢实晚,而文定这个谢时臣相邀的主角却成了他们忠实的听众。对彼此所描述的各地新鲜趣事都有种神往的感受,聊的正开心时,谢时臣发现一旁的文定闷不作声,总是自己与正声在发言,他略带自责的说道:“哟!看我只顾着和正声聊的开心了,文定为何一言不发呀!难道是在怪我怠慢?”经过这一路闲谈,几人都已开始直呼其名了,正声不以为然的代说道:“这是时臣还不了解文定,他这人有时就是很静的,平常我说三句他才回答一句。”谢时臣这时恍然道:“哦,原来是如此呀!我还以为是我招呼不周,让文定不满了。”柳文定忙解释道:“哪里,没正声说的那回事,只是二位都是游遍大江南北之士,见过的风趣之事文定远远不如,只在一旁听你们的阔论就让文定顿感新奇,不想打断你们错过见闻罢了。”谢时臣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,说道:“唉,文定此言差矣!朋友相交图的就是愉快,随心所欲的方才不虚度此生,如果任何事都是畏畏缩缩的那人生还有何趣乐而言。”文定知道谢时臣也是不拘泥于世俗之人,笑着说道:“看来谢兄也是崇尚嵇康等魏晋豪放之士,钟情于山水,留连于民情。”谢时臣笑道:“我向往那对酒当歌,肆意酣畅的生活,尘世的诸事已是苦愁尤多,何必再自去寻些烦恼,今日酒来今日醉,它日愁来它日忧。”正声立时附和道:“好,时臣真乃是我平生一知己也,人生在世就是要寻的一个痛快,自找那些恼人之事实在是愚不可及,快些走,今日非要与时臣你好好痛饮三杯。”谢时臣难得遇上同道中人,与正声三步做两步的向前行去。被他们二人感染的文定也是豪气纵生,快步追了上去。走过了沿江的喧闹之地,文定等三人转入了较为谧静的街道,只是时不时有几顶轿子从他们身边擦过。正声忍不住的向谢时臣问道:“时臣兄,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呀!怎么走着走着就没什么人影了?”谢时臣笑而不答,只是安抚道:“就到了,就到了,正声兄不用着急。”正声说道:“急倒是不急,只是好奇。适才我们走过的是汉口的闹市,酒家不论好坏十之八九都是开在附近,这会走这么远,如若只是平常的酒家,难免有些失望。”谢时臣则故做神秘的对他们说道:“二位只管放心,时臣绝对让二位不虚此行。”正声还要询问些什么,文定拍了拍他的肩膀制止他道:“放心,时臣兄和你一样绝对是性情中人,别看此地有些偏远,难保不是别有洞天。”时臣也对文定赞许道:“文定老弟真是深知我心呀!正声,保管你等下是乐不思蜀,呵呵!”渐渐的看到远方一灯火通明之处,而它周围皆是银光闪闪的,仿佛是瑶池、月宫那些仙景一般,那灯火明亮的高楼在四周银光的反耀下更是分外的夺目。待到他们走到临近文定方才看清楚,那银光闪耀的实乃是清波的湖水在明月的照射下所反射的光亮。荆楚本就是千湖之地,而这汉口从千顷水泽之国形成以来还不足百年,域内更是百湖交错,而此楼竟依傍着优美的湖光促成一幅自然形成的景观,此等神工鬼斧,在文定见过的印象中,只有那依江而建的天下四大名楼之“黄鹤楼”方才堪比。越走近前,从四周擦身而过的轿子也越多,等他们到达楼前,门口皆是停歇的轿子和轿夫。正声不禁奇道:“霍!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几个不惧路远,哪知道竟然有这么多的人来呀!时臣兄这里到底是何酒楼,生意竟如此的兴旺呀!”时臣笑指酒楼前高挂的牌匾,道:“谜底就在那。”文定与正声沿着他的手指望去,上书着“思雨楼”几个大字,顿时记起了东家等人提到过的此楼,不过他们也为之一惊。让他们吃惊的不是因为它是如何的高耸豪华,也不是因为它是整个汉口乃至整个地区花费最高的场所,而是它的这个第一,是指第一的青楼。文定不禁怪道:“时臣兄,你怎么把我们领到此处来了?这可是巨贾豪门来往之所,你我岂能够耗费的起呀!”时臣不理文定的忧虑,大是得意的说道:“那些抛洒巨资而来的有何意味?今日我请二位兄弟便是要不花一文,还要尽兴而归,那方才显出本事来。”文定不敢恭维他的遐想,苦涩的笑道:“只盼等下不要被人拿棒子撵出来,便算是万幸了。”今日文定已是上了贼船,只好奉陪到底。正当二人想要跨步而入时,才注意到适才活跃的顾正声,此时一言不发的望着思雨楼的招牌,谢时臣询问道:“正声兄,怎么了?难道你还怕等下真的是一顿棍子不成?放心,山人自有妙计。”说完拉着他往里入,哪知顾正声依旧不为所动,左右为难的在那踌躇不前。时臣还在暗自奇怪,文定已拍了拍脑门顿悟着说道:“该死,我怎么忘了正声和人有个约定。”正声叹了口气说道:“是呀!我就是为此烦恼呢!”时臣对他们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,问道:“有什么约定要此时履行呀!不能拖一拖吗?”正声尴尬的说道:“正是此时要入此楼方才为难呀!”时臣嬉笑道:“该不会是答应女儿家,不能入烟花之所吧?呵呵!”说着自己先笑起来。可过了一阵,他发现正声与文定并没跟从,还是一本正经的望着自己,便知道自己是不幸言中了。他宽慰正声道:“我看正声兄乃洒脱之辈,怎么也会因为惧怕女儿家连青楼也不敢涉足?放心吧!以我以往的经验,女人不是怕你欺瞒她,而是怕你连欺瞒也吝啬于给她。这件事你不说,文定不说,我更是不会讲破,有谁会知道呀!”正声暗自思量此话也对,拿眼猛盯著文定,文定忙摆手道:“反正我是不知道的,不要又像上次般拿我掩盖,害我险遭不测就行。”正声笑了起来,只是这笑脸中献媚的成分居多,道:“怎么会呢!只要你不说她怎么会知道,退一步来说还有我在嘛!我们今晚只管尽兴,明日全作不知就是了,呵呵!”谢时臣拍着二人肩膀说道:“这就对了,走!”

原标题:权利的游戏同款!国外超火的饮料教程!让你的餐桌不再单调!

,,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官网
  • 上一篇:吾停留了抗议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