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不许惊动任何一个人来
浏览:141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柴房的门被推开后,文定先是看到一些刺眼的光,自打他被抓着后,除他们塞他嘴的那一小会儿,他一直是处在黑暗中,这光亮只是发自燕颜手中的灯笼,但对于此时的文定而言,已是比以往三伏天的阳光还要来得难以忍受。待他适应这光线后看清楚来人,正是自己此时最怕看见的燕颜,他使劲的说话,却依然只是听见“呜,呜”的声音。燕颜将写着一个大“燕”字的灯笼悬挂在一旁的墙壁上,转身凶狠的望着文定,举着手中的皮鞭往他身旁的稻草堆上“啪”的抽了一鞭,威胁的说道:“柳文定呀!柳文定,枉我将你当成朋友,你却领着正声哥一再的去逛青楼,你说你对得起我吗?啊!”说着又是一鞭抽到文定身旁的草堆上,激起稻草横飞。虽然没抽到文定的身上,不过那些四处横飞的草屑拍打在他脸上也是如针刺般,文定躲闪着,口里发出“呜,呜”的声音。可燕颜依旧挥舞着手中的皮鞭,搅的整间柴房里漫天飞舞的皆是草屑,就连她自己的头发上、衣服上也不能避免。她边舞动鞭子口中还不断的说道:“说呀!你倒是说呀!这是为什么?”文定看着这小恶魔有失控的迹象,艰难的向后移动着身躯,口里急迫发出“呜,呜”的声音。宣泄完因适才在思雨楼失面子而积压在心中的怨气后,燕颜也有些力疲,这才发现文定的异样,自己又没真的打到他身上,可他口里的哀号却是那样的急切。燕颜走近文定才看见他口里塞了一大团布,怪不得他总是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她俯下腰拔出那团布条,恢复自由的文定大口的喘着气。燕颜看到他的窘样,有些想笑的冲动,却又想到要给他点教训,让他再也不敢教坏自己的正声哥,又板起脸来说道:“不要以为我就会如此放过你,也不要妄想叫我爹来救你。告诉你,此处是我们燕府最偏远的地方,就算你叫破喉咙他也不会听到,而且只要你敢如此,我手中的鞭子就会让你知道厉害。”文定深深的吸纳了数口新鲜空气,等气顺畅后才有气无力的对她说道:“燕小姐,你叫人将在下掳来是要干嘛呀!你到底是要在下如何你才会满意呢?”燕颜怒极反笑道:“你这人都到这种境地了,还在掖着藏着,这些反倒都是本小姐的错了?”说着抄起手中的皮鞭,“啪”的一声抽到文定的背上。文定“哎哟”的立时疼叫起来,鞭力尚未打破他背上的衣物,只不过渗透过单薄的衣物,那鞭力完全的释放到文定的后背上,痛的文定滚至一旁。燕颜也有些不忍,不过依然凶狠狠的对文定说道:“你还敢狡辩不,不要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,老实给我交代,你们是第几次去逛青楼了?”文定忍着背上的疼痛,回答道:“大小姐呀!就算加上上回楚妆楼被你碰见,也只有两次,上次是我去还人家东西,正声只是陪我走一趟而已。这次我们也是事先不知道实情,别人请喝酒哪知会是去思雨楼的。燕颜小姐,两次皆被你看到了,你发发善心放过我吧!”燕颜手中的皮鞭再起,“啪”的再次光临文定的后背,“抓住就是的,没抓住就没有,哪有那么巧的事呀!很明显是你又在敷衍我。”泥人尚有三分土性,又捱了一鞭的文定怒不可遏,用从没对她用的厉声说道:“就是这般巧了,你爱信就信,不信就不信,我没有别的话要讲了。”看着文定突然而发的豪气,燕颜也楞住了,这还是自己印象中那个遇事需要女人出头的软弱男人吗?随之她说话的语调自进门后首次有些软化,道:“可是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们两个去那种不乾净的地方只是喝酒、聊天呢?”文定听闻尚有转机,言道:“这事说来有些耐人寻味,可是确实是如此。你要是想找人瞭解这两次的经过,明日可以去思雨楼找雨烟姑娘,这两次她都可以做我们的见证人的。”燕颜原本略有好转的怒火在听到“雨烟”这个名字后顿时再起波澜。这也是文定没有细细的思量,雨烟两次都是轻而易举的将她手中的宝剑打飞,在燕颜这个心高气傲娇纵惯了的富家小姐眼里,实在是奇耻大辱。从小她样貌出众,武功方面也是打败过身边许多的好手──当然这里面的主要原故,也是因为她没真的行走江湖──在她小小的视野里,就是她的胞姐在各方面优胜于她。然而雨烟不但两次一两招就击败她,最气人的是当她祭出自己从小的榜样胞姐,满想着绝对是能为自己讨回面子,谁知竟也没有占到她丝毫便宜,这比再打败燕颜自己还要来得难过。所以雨烟这个名字在她心中已经成为生死仇敌的别称,而文定竟然要她去问自己的生死仇敌,自己的未婚夫是不是去青楼行龌龊之事。燕颜火气冲天,不由分说的三鞭下去,打的文定疼的翻天覆地,原本还完整的衣服也是顿时裂开几处口子。文定口里已经不能保持平时的用词,骂道:“哎哟!你这个恶毒女子,我又说了什么,你竟下如此毒手。”燕颜数鞭下去,也将一腔对雨烟的怒火发泄在文定的身上,她指着文定说道:“你还不老实,竟要我去问你那相好的妓女,她能不帮着你说话吗?你是不是还想着我自动去找她,让她知道你的下落,好来搭救于你呀!告诉你,别做梦了,她永远也找不到这里的。今日你要不是如实交代你和正声去青楼的细节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就让你永远也别想出去。”文定不知何处将她激怒了,只是感觉她此时已然癫狂了,自己的言语丝毫不能让她满意,自己的处境会更是不堪。虽然知道是如此,文定也不会超越自己的底限,为求自保而无中生有任意捏造。他闭上双目,用最平实的声音说道:“你要打便打吧!我们一起只进过两次青楼,就是只有两次。和正声一起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,就是没有,就算做过也不是和正声在一起的时候,那就是我私下的事了,也轮不上你管。”燕颜在心里早已是将他划为行为不检那一类,此时听他承认自己是曾宿娼之人,更是不信他的言语,道:“你自己是何种人本小姐管不着,也没兴趣管。可是正声哥正是因为有了你们这班损友,才不思进取,整天吃喝玩乐,可是这里面数你是最坏的,三天两头的带他去青楼。本小姐这次就是要给你点教训,让你以后知道轻重。我还告诉你了,要是不服,尽管让你那位雨烟来找我,本小姐奉陪到底。”说着又要举鞭相向。文定做好了准备承受这野丫头的鞭打,岂知等了片刻依旧没有刚才皮鞭打在身上火辣辣的感觉,他睁眼查看,只见燕颜那执鞭的右手被人牢牢的给抓住了,而阻止她的人却是文定所未料到的。来人正是与雨烟打的难分难解的人,也是这小妖精(文定片刻前给燕颜取的代号)那总是一方白巾掩面的姐姐。燕颜正要挥鞭,手上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,她扭头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姐姐,急忙说道:“姐姐,你快放手,我这次非要给这色狼教训,看他还敢不敢拐带着正声哥去青楼。”说着又加大手上的力度。哪知其姐姐依旧没有松开她的意思,反而夺下她手中的皮鞭,骂道:“你越来越不像话了,竟在家中私设刑堂,还随意的鞭打人,不但是家规,连王法也给你犯了。”燕颜惊道:“你怎么来了呀?是谁告诉你的?”她姐姐训道:“还用人禀报吗?你打的别人惨叫不已,我听不到吗?”燕颜反驳道:“姐姐,你是不知道他三番两次的……”还没等她说完,她姐姐就制止她继续往下说,将她顺手带出柴房的门外,训道:“你先回自己的房里去,给我好好的冷静冷静,明日我再来罚你。”虽然燕颜娇纵惯了,真人视频赌博游戏网站连父母奶奶也拿她没有办法, 真人斗地主免费下载可是对于自己的姐姐却是从小就言听计从, 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不敢有丝毫怠慢。这次连姐姐也动了真火,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燕颜经她的喝阻后,也隐隐有些醒悟自己怎么会这样。她咬了咬银牙,转身往自己的闺房跑去。此时随身的丫鬟小翠还没入睡,等着她回来后忙要上前伺候,却见她哭着跑进自己的房间,小翠紧随进来,焦急的问道:“小姐,您这是怎么了,别哭呀!有什么事您跟小翠说,小翠帮你想想。”燕颜还是不回答她,扑倒在自己的被褥上不停的哭,小翠一下慌了神说道:“小姐,你别急,小翠这就去叫老爷来,让他来帮您解决。”说着小翠正要出门去主房唤老爷,就听见燕颜叫道:“回来,这是我自己的事,不许惊动任何一个人来。”小翠不敢不听,只好一直守在她身边。再说她姐姐赶走燕颜后,进来看见文定还一直被绑着,而后背更是给打的隐隐有数道鞭痕。她过来委下身,先将文定身上的绑绳给解开,再歉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这位公子,舍妹太过任性使公子妄受此罪过,实乃是寒门管教不严所致。”此时文定的心里对今夜发生的一切,都早已没有兴趣,只想着早点回铺治疗身上的伤。背后传来的痛楚让他的心情败坏到了极点,他伸展了长时间被束缚的手脚,却牵扯了背上的伤处越发的疼痛。他口气很冲的说道:“不用你废话,给我找辆马车,我要回铺子。”而大小姐却丝毫不以为意说道:“今日过错皆在我们,天色还有一个多时辰就亮了,到时方好请大夫来医治。放心,公子伤病期间一切费用皆由我们燕府来出,还会赔你一笔赔偿金,现在还是唤人来扶公子去客房暂歇片刻。”文定对她的话充耳不闻,试图用自己的双手支撑的爬起来,却又挫败的跌了下去,燕府的大小姐忙说道:“你不用急的,我这就去叫人来搀扶你。”文定气急败坏的喝道:“走开,谁需要你这假惺惺的安慰,仗着自己的祖上有钱就目空一切,打破人家屋顶然后赔人钱,打伤人就赔医药费,你以为有钱就人人要来巴结你,被你害了还要感谢你的恩赐吗?告诉你,你比你妹妹更坏、更恶毒。她还说的上只是娇纵蛮横,你呢!明知故犯,还妄图留下慈善的印象,虚伪。我确实不是很富裕,可是无需你的施舍,更不想和你有什么牵连。”大小姐闻言真是七窍生烟,跺跺脚就离开柴房而去,走之前还将房门摔的重重一响。虽然背上的伤痕依旧很痛,不过文定的心中却有丝报复后的快感,只是这快感不能实质上的对自己的现状有所帮助,而且这话是他平常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,语调太重了,隐隐的感觉有些对不起那个燕府大小姐。他几次失败又挣扎的爬起来,向门口爬去,唯一的信念就是要尽早离开这让自己受尽凌辱的地方,他刚走到门外不远处就又一次倒下了。不过这次奇怪的是没有摔倒在生硬冰冷的地上,而是如雾般腾空飞起,左右一看,才发现是适才被自己骂走的大小姐,正拎着自己飞在空中。不一会就进了一幢屋子二楼的房间,房间里暗含着淡淡的兰花香味。一路至此文定都闷不作声,心想得罪了你们两姐妹,又打不过你们,就只有任凭你们处置。大小姐将他置于一檀木床上,床上柔软的感觉自然要比那扎人的稻草好上百倍,而且那兰花香味比房间里其他的地方更甚。这时突然听到“吱”的声音,文定背上的从内衣到外衣皆被人撕裂,行业资讯文定羞道:“你这是要干什么,就算我得罪你,要杀要剐由着你,做什么要撕我的衣服呀?”挣扎着要起身,可是突然腰部被人一点,全身就再也动不了了。文定的背部传来丝丝清凉的感觉,大小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“我正用我山门的疗伤药帮你治鞭伤,不用三天这鞭痕自会消失无踪,一点疤痕也不会留。”文定此时不能说话,只能用一声“哼”来表达自己对她蛮横自作主张的不满。大小姐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你不要以为这是代表什么,只不过舍妹的过失我有责任帮她还,你不欠我什么,我也不想欠你什么。”涂上药后,又给他包扎了一下,再给他披上一件外衣,最后说道:“这件衣服也只是赔我刚才撕碎的那件,你放心,绝对不比你原来的贵。”说完就出门而去。过了好一会快到天亮的时候,她又进来挟着他飞出窗外,几个起伏便来到燕府外一个租轿子的地方,将文定丢给两个轿夫,预付了轿钱,然后吩咐他俩将文定送到指定的地方。此时文定的哑穴已解开,走之前大小姐对文定说道:“你的穴道再过一刻钟自会解开。”文定嘴硬道:“别指望我会谢你,这一切都是因你们而起的。”大小姐的面上虽隔着白巾,但娇笑声却阻隔不了,在她的轻笑声中,轿夫们抬轿上路了。望着那远去的轿影,大小姐久久不能平静。打自己师从山门以来,十四岁成技,一直以来,不论是黑道巨恶还是白道小人,或是那些时有随行的护花使者,没有一个人能使自己的心湖有所波动,为何今日会为他这个一丝武功也没有的寻常之人的一段话而发怒呢!源生当新铺的生意已是渐入正轨,而且是越来越好。如今只要是在茶馆、酒肆问人,整个汉口哪个当铺最好,必然会有人答覆道:“当铺自然是源生当啰!百年老字号,绝对诚实可靠,童叟无欺。”“知道不,那里的朝奉可是当世三大朝奉之一的刘选福刘大朝奉。”“哦!在我们荆楚的地面上,那还得说是刘朝奉算得上头把交椅。”“这,这就是你见识短了,什么只在荆楚,乃至两广也找不到第二位了。”这些闲聊间的传诵往往是最具有影响力的,虽然来汉口也不是很久,但在刘老坐镇新铺不到些须日子里,新铺已经隐隐成为人们口中的汉口第一当铺了。每日来往的客流是应接不暇,当然这些因刘老慕名而来的客人并不是每个都能见到他,除了少数熟识的客人外,刘老还只是在来的当天做过谢时臣一宗柜台交易,更多的都是文定与周贵二人轮流着坐在高台上,有时忙起来甚至需要二人一同去处理。今日也是一样,晌午处理完手上这一宗交易,文定望向空荡的大厅,终于是在午饭时间得到了一些空闲,伙计们大都也是趁这空档到后院进餐歇息。文定累的都快喘不过气来,只想着偷闲歇息一下。背上的鞭痕真的如那位燕府大小姐所言,不用几日便愈合了,而且一点疤痕也没留下,只是伤处还隐隐间有些作痛。文定不得不佩服这位大小姐的刀伤药确实是不凡,如果拿到市面上卖一定会风靡一时。不过想想自己那天对别人口不择言的训斥,他只求别再让她碰见自己,哪还敢找上门去向她提出此项建议。那件事过后已经十数日了,燕颜没有再来找茬,还一直躲着文定,就连要找正声也是指使下人来。而顾正声呢!自那夜纵身跳楼涉水而去后,便再也没有在文定的视野里出现过。听伙计们说,当晚他慌张的跑回来,收拾几件衣物,匆匆向刘老告假后就不知所踪。而后谢时臣倒是来过铺子,对于当晚的事情他是一头雾水,只知道自己突然被刚进门的“清渺”小姐踢昏,醒来询问众人也是一问三不知。思雨楼里真正瞭解前因后果的,怕是只有雨烟与紫鹃两主仆,而她们自然不会对他说些什么。不过意外的是,当谢时臣怒气冲冲的去找清渺小姐算帐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那晚踢昏自己的并不是清渺,在见过清渺本人后反倒没有当晚调侃的意味,而是拜倒在其石榴裙下。谢时臣每日是必到思雨楼拜访,清渺对他没什么表示,但冯妈妈却藉机让他为楼里的姑娘画像。谢时臣是一概承担,只求能每日看到佳人仙容。现在汉口的士绅们都知道,要找这位吴门才子,别的地方或许你会扑空,但只要守候在思雨楼便必能得偿所愿。此时的他对于缉拿凶手的事,早已是抛至九霄云外了。思绪得到了短暂的释放,文定的腹中却已是打着鼓,他抖擞精神,将铺子交给一旁的伙计照看,预备至后院进食。不巧这时大厅里竟来了一位客人,他唯有再安坐柜台,待做完这宗买卖后再歇息。这位客人打扮一般,一件绿色的外褂,手里还抱着一个黑色的坛子,一进来没有立即去柜台而是左右观看了半天后,才缓缓的走近柜台。文定虽然对于这客人奇怪的举动有些好奇,但做当铺买卖的,有些时候就是会遇上那些不愿为人所知的客人。当铺很重要的一条行规,就是不能将客人典当的细节透露给别人。那人走到文定面前,先低声问道:“请问你是不是这铺子里的柳文定柳掌柜?”文定想不到眼前的客人还知道自己的名字,愣了一会才答道:“啊!对,我就是柳文定。请问尊驾是来典当还是其他的?”绿衣客人听到文定肯定的回答,阴沉的笑了笑,突然退后两步,将手中带来的坛子砸向柜台。文定和身旁的伙计还没回过神来,他已从怀里掏出了装火镰子的木筒,掷向适才坛子撞碎的地方,顿时这高高的柜台燃起火来。等到文定他们醒悟这是有人放火的时候,那人已跑出门去了,而此时的火势已将他们的视线阻挡,而且文定他们也没工夫去抓捕那纵火之人。他来不及震惊于眼前发生的事,一面指示伙计去后院叫人,一面与剩下的人抢救。不过这是有意的纵火,那人所砸的坛子里盛装的十有八九是煤油之类的易燃物。待周贵、小瑞他们闻讯拿着水桶赶来的时候,柜台已经保不住了,所幸的是火势被及时的扑灭,铺子其他的地方受灾害面积不大。不过燃起的黑烟将四邻惊扰不小,附近的居民提着水桶拿着铁锹涌到铺子门口,大部分店铺的老板伙计也是林立其间。火势扑过来的时候,文定是没有多余的想法,只想着要保住柜台上的帐簿,等火给灭了后反而后怕起来。火并不是可以轻视的事物,就在那一下子,用樟木所做的坚实的柜台就给烧没了,就连墙上也是黑不隆咚的。伙计们和左邻右舍都想知道是如何的起因。“柳掌柜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刚刚我们去吃饭时还是好好的,怎么一会就走水了呀?”周贵站在文定的旁边问道。而文定则怀抱着帐簿,愣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的。周贵又转向去问当时在场的伙计李强,李强也是惊魂未定的答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是有人……有人故意放的火。”李强断续的回答却让在场的人惊出一身冷汗。是有人蓄意施放的,这无疑是比刚才那场火更让人震惊,顿时人群中就像油锅炸开了般,大家议论纷纷,又相互揣测。时瑞当的三柜朱守庸此时也正在这里,他安慰李强道:“不用慌了,大伙都在这里,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慢慢的说给我们听。”老郭也止住慌张的李强,说道:“你别急,缓缓气慢慢说,一定要将细节说清楚。”李强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,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后,说道:“就是刚才铺子里的人大都去后面吃饭了,也没有客人,只剩我和柳掌柜几个。那个绿衣歹徒走进来,柳掌柜刚问他要典当还是别的,他二话没说将带来的坛子往柜台上一砸,然后拿火镰子点燃了就跑。柳掌柜叫我去叫人,他自己则去救帐簿,后来的事我就和你们知道的一样了。”纵火案,无须多言了,肯定是有人故意放火烧源生当。周贵急忙一边叫人去衙门里报案,一边叫人去将朝奉请回来做主,众人也忙各自回家。不过这件事还没完,而且越闹越大,四处有人争相告之,大家都在猜测是什么人与源生当有如此大的仇怨,要放火烧铺。而那些将东西押在铺子里的货主们则纷纷前来探个究竟,主要是害怕火大了将自己的东西也一起给烧毁了。在亲眼见到只是柜台烧了,连帐簿也保存下来就放心了,还同仇敌忾的骂那纵火犯不得好死,竟如此的卑劣。当然也有些知道自己的东西没被烧毁而惋惜的,要知道,如果典当的东西赎的时候当铺拿不出原物,是要照十倍赔偿的。自己的东西完好无损的在那里,那赔偿自然也就无从说起了,不过就算是有这种心态的人,也是要臭骂那纵火之人一顿。外面的谣言更是满天飞,一下说是同行相嫉,一下说是借贷的人想得到赔偿,但说归说,谁也没有确切的证据,一切都只是猜测。最为懊悔的则是荣贵当的谢老板,原先源生当走水的时候他不但吩咐手下的伙计们不许去救火,还在一旁看他们的笑话。可是当伙计们从街面上听来的消息,说这场火竟是人为故意的,谢老板马上后悔了。他拍打着自己的脑门,道:“这想不让人怀疑是我们干的都不行了。”身旁的伙计开解他道:“东家,您别急呀!听说隔壁武太当的蔡老板也没让人去救火。”谢老板“啪”的一声煽了这伙计一巴掌,骂道:“蠢货,上次我和那蔡老鬼一同搞什么舟马费,这次又一同闭不出户,外面的人还不都想着又是我俩一同干的呀!”他着急的在房里走来走去的,口里就挂着“这该如何是好呀?”这一句话。在不远处的武太当里面的蔡老板,也是没想到事情竟会是如此变化,不过蔡老板却比谢老板机灵许多。他知道整件事后,忙出门到酒肆、茶楼与人声讨此纵火贼,还感慨的说道:“如今有些人为了生意就是不择手段,什么阴招损招都使得出来。我蔡某为表示支持章兄不惧邪恶的决心,决定悬赏五百两银子,对抓住那纵火之人以资奖励。”蔡老板这番话,霎时间将原本不利于武太当的猜测都化为了乌有,他念及同行为章传福抱不平的壮举,更是为他博得美誉。而众人舆论的矛头皆指向了那荣贵当的谢老板。晚上不但是刘老回来了,就连躲避在外十几日的顾正声也回来了。这时文定已经恢复过来,正在对刘老叙述今日白天发生的祸事,顾正声一进门就喊道:“文定,你没什么吧!把我吓了一大跳,好生生的怎么会有人跑来纵火呀?”刘老训道:“你还说,你正经的护院武师十几日不见人影,现在有人上门生事,你也是最后一个出现。”对于刘老的责备正声无以回答,只有急切的问道:“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做的吗?我去废了他。”文定叹气道:“就是不知道呀!现在我们就是在想谁有可能?”刘老说道:“我们初来乍到,最近的生意又出奇的好,难免是会引起别人红眼的。”正声问道:“会不会像外面说的那样,是荣贵当指使人做的?”“应该不会,虽然我们两家铺子之间有竞争,他们可也不是开不下去了。”文定还是不信平常的同行相争,会演变成性命相搏的血光之灾。刘选福也不认为会是如此,吩咐道:“这件事彷彿不是这么简单,我已经叫人通知东家了,等他来之后我们再慢慢理头绪。还有,正声,最近你还出不出去了?”正声忙道:“出这么大的事,我身为护院怎能袖手旁观,放心,不将凶手拔出来,我势不罢休。”刘老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最近你多打听打听,究竟有什么人要置我们铺子于死地,你要是还敢怠忽职守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正声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嗯!要是还有人胆敢再来捣乱,我就叫他有来无回。”

  原标题:真相 | 白宫沦陷?背后情况惊人

  客户端5月5日电 深交所微信号5日发布报告称,截至2020年4月30日,深市2232家公司中2150家按时披露2019年年报;2230家披露2020年一季报数据。盈利面方面,2019年深市85.8%的公司实现盈利,60.5%的公司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,42%的公司净利润增速超过20%。

,,澳门网上开户网址